活动
近几年物流企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如风达、全峰快递、国通快递、快捷快递、亚风快运等这些曾经都在物流市场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企业却在市场震荡中相继被淘汰。

 

物流江湖内没有硝烟的战争从价格战再次进入大众的视线开始。当物流服务趋向标准化同质化产品让单价持续走低物流市场进入了白热化的竞争阶段。

 

义乌之战抢占市场

 

说起价格战就不得不提义乌这个全国最大最全的网货供应基地这么巨大的市场对物流企业而言极具吸引力。

 

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19年1-4月义乌快递业务量累计13.33亿件收入5.35亿元但单件快递平均单价却约为4元。对比之下业务量第一的广州快递单价10.45元;业务量第三的深圳快递单价是13.45元。

 

尽管近日义乌卖家透露7月底各快递公司已经发通知上调运价义乌价格战停火。但物流市场竞争的本质依旧没有改变。价格始终是商家考虑选择哪种快递的第一要素其次才是网络覆盖范围、服务水平、时效性等。

 

还是以义乌市场为例许多义乌商家以小商品为主小到针线、纽扣可能每件商品的利润最低只有几毛钱。如果快递价格差1毛钱就可能造成一年几十万元的利润差。这意味着价格优势在这里被放大成了快递占有市场的最强竞争手段。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今年上半年各家数据中排名仍然为中通、韵达、圆通、百世、申通和顺丰。中通在高体量的同时增速不减反升与韵达拉开差距上半年票数相差超过10亿。圆通、申通增速反弹尤其是申通增速修复明显提升了近30%;此外韵达、百世增速趋缓但下降幅度不大。

 

2019年作为三通一达上市三年的一个节点更是需要面向社会和资本方拿出满意的答卷。而在义乌的市场份额很大程度影响快递公司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因此这场抢占市场占有率的价格战在义乌打得最为惨烈。

 

 


生存之争价格战背后成本依旧是核心

 

物流是全社会的成本中心服务溢价空间有限。尤其在快递和快运已经形成相对成熟、严密的体系拥有服务同质化严重、差异性小等特点使得「价格战」愈演愈烈。

 

价格战也是一场持久战。商桥物流董事长陈风雨曾在运联峰会上谈及不谈产品谁的成本最低谁最牛。

 

运联研究院曾多次发表关于对快递行业成本控制管理方面的研究类文章。大数据、新技术的注入新商业、互联网的加速推进简单的物流服务不再能适应市场的深层次需求。

 

G7创始人、CEO翟学魂也曾在运联峰会上发言「过去的黄金十年更多的『黄金』是给开网点、拿货多的公司。我觉得未来的一两年里看的是谁降本增效的速度最快。」

 

「价格战」的核心竞争是成本竞争为了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获取更大业务量快递企业只能走在低价的刀刃上。

 

围城之斗不断加速的行业洗牌

 

低价的刀刃并不好走物流利润被摊薄末端网点经营不好将直接影响到快递服务质量。各家小快递公司在市场洪流中难以独善其身只能被挟裹着向前。当头部效应加大「价格战」也在加速中小企业出局。

 

从近年全网快递件量及增速数据上来看五大上市加盟制公司14.1万家网点完成了65%的快件量。这也反映了规模化竞争进入后期头部企业集中趋势将会加快行业洗牌不断加速。

 

对此快递行业某知名媒体人认为对细分市场和大客户的争夺会愈演愈烈。比如通达系开始反向向中高端电商市场渗透在时效和服务等稳步提升的前提下依托规模、网络优势以及灵活的转配体系已经有能力通过价格来从低向高打。

 

从目前情况来看业务量排名第一的中通领先优势有望进一步扩大继续保持行业第一;竞逐最胶着的应是第二名之争韵达、圆通、申通和百世都有实力和进击的可能。具体到非一线快递2018年已经有两家出局——快捷和全峰2019年这种情况仍将继续。

 

行业在过度竞争后即将通过整合进入稳态规模化的头部企业即将出现。物流行业未来在分散经营做到极致后一定会向物流规模经济前进。

 

2019年这场重新定义物流的战争不止是快递领域的震荡。当可获得的利润越来越低加入的竞争者却越来越多整个市场形成了「狼多肉少」的状态造成了物流公司运营日益艰。

 

价格战也是生存战如履薄冰的紧迫感刺激着物流从业者的前行。2019年物流企业的围城之斗在不断蜕变中潜伏着诸多机遇和风险行业未来发展将走向哪里一切都还未成定局。

来源运联传媒